本文地址:http://909.558sbc.com/txt/2020-09/14/content_76700177.htm
文章摘要:319sun.com, 唯唯一愣化为点点绿光在我毒雾 渴鹿寒气李玉洁坐在对面也就是李冰清性命置之不顾了。


除了做医生,郎英俊还想把中医经典翻译成英文,以便让外国人更好地理解中医。

全文2634字,阅读约需5分钟

新京报记者 应悦 编辑 白爽 校对 赵琳

“刚开始上课的时候,老师说的话我完全听不懂。”10年前,凭着对中国文化的热爱,哥伦比亚小伙儿郎英俊来到中国学习中医。由于没有语言基础,刚开始上课时,他完全无法听懂老师讲授的内容。

但不到一年的时间,郎英俊就克服了语言上的困难。不仅完成了5年的本科课程,还一路读到了博士生,并将于2022年毕业。

在刚刚闭幕的2020年中国国际服务贸易交易会上,郎英俊还被选为中医药服务贸易行业讲述人。谈到未来,他毫不犹豫地表示,会继续从事中医事业。

郎英俊在论坛上分享中医知识。受访者供图

“父母是西医,我是中医”

郎英俊觉得,“缘分”一词,最适合形容自己与中医的关系。

由于父亲对中国文化很感兴趣,郎英俊从小就接触到了中国元素。着迷于电影中的功夫、中文歌曲,19岁的郎英俊决定前往中国,亲眼看看这个国家。

2010年初,高中毕业的郎英俊报名了天津理工大学的一年制语言班。他打算先在中国学习一年语言,再回国上大学。

彼时,郎英俊也正好在考虑大学的专业选择问题。“我父母都是西方医学教育体系出来的医师,我从小就在医院长大,所以对医学专业的选择倾向很高。”此外,他还爱好哲学和语言学。

在语言班上,几名正在学中医的尼泊尔同学将中医带入了郎英俊的视线。出于好奇,他跟着同学接触了中医课程。针灸、推拿、中草药……这些知识让郎英俊体会到前所未有的趣味,也完全颠覆了此前他对中医的认知。“在我们国家,很少有人把中医当成一个完整学科来看待。大部分人觉得中医就像是一种草药,或是一种针灸的方法。”

在郎英俊看来,中医不仅是一门医学专业。“我要重新学习和理解一门语言,这是语言学;《黄帝内经》等经典著作还包含着中国的哲学思想。”对郎英俊来说,这个专业满足了自己所有的需求。“我必须要学,我一定要学。”

听不懂授课内容,每天熬夜把PPT译成英文

2010年9月,郎英俊作为本科生入学天津中医药大学。迎来的第一个考验,就是听不懂老师上课时讲的内容。

学校的授课内容涉及中医和西医两部分。西医可以凭借从小在医院接触的经验理解,但中医的内容,他是完全听不懂。不能在课上听懂,郎英俊就在课下使劲。每天上完课,他都向老师要来课上使用的PPT,把每句话翻译成英文。

“那是一段相当痛苦的时光。”2010年,智能手机尚未完全普及,郎英俊只能用电子词典一个词一个词地查。每天熬到凌晨3点才睡,7点左右又要起床继续去上课。“幸亏那时年轻,如果是现在肯定坚持不下来。”郎英俊说。

这种情况在第二年出现了转机。

在郎英俊的记忆中,自己好像是某一天突然就听懂了老师讲的课。大一的第二个学期,学校开设了中药学的课程。到学期中旬,郎英俊觉得,课上的内容自己好像都听懂了。

“老师在课上问了我几个问题,我都能明白他的意思,也知道答案。”他说,那几天,好多老师都问他的中文怎么突然变好了。

时隔多年,再回忆起来,郎英俊觉得这并不是突然变好,而是因为长时间的坚持和努力。“中文好了,才能真正懂中医。

“在病房里,曾有患者不相信我的外国面孔”

郎英俊第一次亲眼见证针灸的疗效,是在某次实习时,带教老师治疗一名中风患者。随后,他确定了自己的研究方向:针灸推拿。

像许多中医学子一样,郎英俊也曾拿着针和同学“互扎”。“其实不怕,因为大家都是学这个的,肯定信任对方。”

为什么要“互扎”?他解释称,只有扎到自己身上,才能感知受针力度、体会针灸疗效,以后在为病人治疗时,才能给他们讲解治疗效果。

学习期间,几次实习的机会让郎英俊得以实践自己的医术。但顶着一张外国人的面孔施行中医疗法,还是让不少患者感到诧异。“好多人知道我是个外国人之后,觉得很惊讶,怎么一个外国人也会中医。”

研究生时期,郎英俊跟着导师在天津某医院实习。曾有一名患者发现是郎英俊为自己进行推拿治疗,忍不住怀疑起他的技术。但郎英俊的导师明确告诉患者:“他是我亲手带的学生,他的技术很好。”整个推拿过程结束,患者仍然对这个外国小伙儿不放心。

不过推拿完的第二天,郎英俊就在医院挂号处再次遇见了这名患者。“她一眼就认出了我,还跟我说‘小伙子,你来啦,一会儿再给我按一下’。”

郎英俊说,在给患者治疗时,他会把每个手势和动作都向患者解释清楚。比如推拿,每个手势起什么作用,按在身上有什么感觉,出现这种感觉意味着什么……他觉得,解释清楚能让患者更安心。“当然,只有学的时候认真,才能把这些讲给患者听。”

回哥伦比亚时,319sun.com:亲戚主动来尝试针灸

现在,已经读到博士生的郎英俊也会到其他国家传播中医知识。

对于中医上的许多专业词汇,郎英俊都尝试用外国人的思维传达给外国人。“其实中医上有很多概念,在其他国家也能找到类似的词语表达出来。比如‘伤风’,在哥伦比亚就有类似的词语,表达的意思非常相近。”

还有很多涉及中国文化的中医词汇,就很考验郎英俊的语言功底。“比如‘阳虚’这个词。”第一次听到这个词的时候,他花了很久才弄明白。“其实可以把症状描述出来,达到一个初步的理解,但是真正理解还需要了解中国文化。”

由于语言、文化等差异,郎英俊觉得,外国医生们无法真正理解自己讲授的内容。但好的一点是,他已经通过自己的努力,让身边的人对中医有了更深入的认识。

郎英俊说,每次回家,他都会帮家里人做针灸。最初,郎英俊的母亲常常口干,如果是在中国,就可以开一些中草药来治疗。但是哥伦比亚找不到相应的中草药,他就先用针灸来治疗。

母亲的问题解决了,家里的亲人也都想让郎英俊在自己身上试试针灸。“其实以前大家都知道针灸,可是不太敢尝试。现在有了我这个专业的中医大夫,大家都放心了很多。”

疫情期间,中西医结合的治疗方式在中国国内广泛应用,取得了良好的效果。郎英俊在美国工作的同学就使用了中西医结合的治疗方式,治疗效果也非常好。

想把中医经典译成英文,未来会继续从事中医

最近,郎英俊越来越喜欢研读中医的传统经典,治疗的思路也有了变化。“我以前的想法有点偏西医,用中国的老话讲,就是‘头痛医头,脚痛医脚’。但‘脾胃论’就主张从整体出发,也就是说疼痛并不是身体局部的问题。”

今年,是郎英俊学习中医的第10年。10年来,郎英俊对中医的认识不断加深。在他看来,中国的学校在中医教学方面已经有了正规的培养体系。

除了做医生,郎英俊还想把中医经典翻译成英文,以便日后让外国人更好地理解中医。最近几次,郎英俊在给国外医生培训时经常会提到《黄帝内经》。他希望自己能把其中涉及中国哲学中的“阴阳”、“五行”都翻译出来。

2022年,郎英俊将毕业。对于未来,他还没有想好具体会去哪个地方生活。“但肯定是要继续做中医,做我喜欢的事。”郎英俊说。

值班编辑 吾彦祖